<track id="tFxdSRj"></track>
  • <track id="tFxdSRj"></track>

        <track id="tFxdSRj"></track>

        1. 2021-04-25 20:16:57
        2. 阅读(3733)
        3. 评论(27)
        4. 《拿破仑文选》原文如下,标了点重点:

          1)轻骑兵的指挥是不是必需遵从步兵的指挥呢?  2)是不是必需叫轻骑兵学主力骑兵所学过的战术呢?或者只是应用它去采办粮秣和象匈牙利非正规骑兵、马木留克兵和哥萨克兵所作的那样去作呢?  3)没有主力骑兵的声援,可不可以把他们用在部队前卫、后卫和两翼上呢?  4)是不是必需撤销龙骑兵团呢?  5)是不是要把所有重骑兵都分到后备队里去呢?  6)部队里有多少种骑兵,他们各占多大的比例呢?  轻骑兵奉命远离部队去进行侦查,这阐明他和步兵并无关系。必需专门用主力骑兵来声援他。任何时候步兵和骑兵之间都有比赛和竞争。  轻骑兵在前卫、后卫和两翼上都是必需的。因此不能把他配属给某一个大步兵单位,让他跟在那个大单位后头。让他依靠主力骑兵来指挥,比依靠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步兵要合理得多。它应该有自己的指挥。

          骑兵须要的军官数目比步兵多,因而应该特殊细心地训练他们。骑兵获得成功不光靠速度快,而且靠队伍整齐、有秩序,以及合理应用准备队。如果把轻骑兵派做前卫,那就必需把他们分成连、旅、师等单位,以便使他们能够相机举动。因为前卫和后卫唯一须要做的就是:忽而追击,忽而成棋盘状队形撤退,忽而转变成几列或成几个纵队,忽而敏捷转变战线正面以便包抄敌军侧翼。采用这些灵活动作,前卫或后卫就能够避免同兵力占优势的敌军作战,并且能避免同他们做过份剧烈的格斗;同时还能遏阻他们,让全军有时光赶上来,妥协兵有时光拉开,让司令官有时光作出决议,让辎重库和车队有时光赶到应到的处所。前卫和后卫指挥官的全体艺术就在于阻遏敌军,不让自己处于挨打的位置,并迫使敌军要花四小时才干前进一法里。只有经过实际的训练才干得到这样一些成果,并且在一切情形下骑兵对于这种训练比步兵更须要,前卫和后卫比其他任何军队都更须要。

          我们在1797年、1805年和1809年所见到的匈牙利非正规骑兵是极其可怜的。如果说玛丽亚·帖烈集娅女皇时期的轻骑兵是恐怖的,那这只是由于他们组织得好并且特殊是由于他们的人数众多。有人以为他们胜过维尔姆泽的骠骑兵、拉土尔及约翰大公的龙骑兵。这阐明这种人对于这件事情已得出了过错的概念。可是匈牙利非正规骑兵和哥萨克骑兵从不曾在奥军和俄军里担负过前卫,因为谁讲到“前卫”或“后卫”,就指的是一些灵活军队。俄国人评价一团训练有素的哥萨克骑兵相当于三团未受过训练的骑兵。在这些团队中,除哥萨克骑兵以外什么也不值得注意,因为只有哥萨克骑兵编组得好,机灵、机动、刚强有力,他们是些不知疲惫的优良骑士。他们生在马上,成长在内战中和平原上。他们同沙漠里的贝都英人和阿尔卑斯山上的山民是同一个类型的人物。他们从不住在家里,从不睡在床上;为了不待在可以被敌人发明的处所过夜,太阳西沉他们就调换了宿营地。两个马木留克兵可以对付三个法国兵,因为他们有好马,善于骑马并且兵器完备——每个马木留克兵有两支手枪、一支旧式短枪和一支卡宾枪,他们头戴尖顶盔,脸戴脸甲,身穿锁子甲,还拥有几匹马和几个徒步枪手。但是一百名法国骑兵就不怕一百名马木留克兵,而一千名法国骑兵则能击溃一千五百名马木留克兵;战术、队形和灵活性能所起的作用多么宏大呀!骑兵将军缪拉、列克列尔克和拉萨耳在进攻马木留克兵的时候,把自己的军队排成几列。当马木留克兵开端包抄第一列的时候,第二列就向左或向右移动,再向前推动去声援第一列。马木留克兵这时就停住并密集起来打算包抄第二列的侧翼。就在这一瞬间法军开端进攻他们,并且总是把他们击退了。  前卫或后卫的义务不在于进攻或撤退,而在于相机举动。他们应该由优良的轻骑兵(并由精锐的主力骑兵后备队予以声援)、精锐的步兵营和优良的炮兵连构成。这些部队应该是训练良好的部队,其中的将官、军官和士兵同样通晓战术——通晓的水平依各人的官级为转移。把没有训练好的部队用去担负前卫,只会造成凌乱。  一般公认,为了便于骑兵连灵活,每连应该有一百人,三连或四连骑兵应该有一个顾问官来统率指挥。 胸甲并不是所有主力骑兵都须要的。骑马的龙骑兵身长四点九英尺,佩着真正的军刀,不带胸甲:他们就属于重骑兵。他们应该设备上刺刀的步兵火枪,戴步兵的高筒军帽,着短靴,裤腿散着不插入靴筒内,穿有袖的军大衣,挂不很大的袋子(袋子大小以便于他们下马时能用皮带把袋子挂到肩膀上为合适)。所有骑兵都应该配备火器,使他们都能够下马作战。三千轻骑兵或三千甲骑兵在一千名盘踞着森林或其他不利于骑兵举动处所的步兵面前不应该结束不前,三千名龙骑兵应该毫不迟疑地进攻两千步兵。  秋林、萨伏依的叶甫根尼亲王和万多姆等人都很器重龙骑兵并且普遍地应用龙骑兵。在1796年和1797年意大利战斗中,这个兵种曾使自己得到了声誉,但在埃及、西班牙和在1806年及1807年的战斗中,却发生了反对龙骑兵的成见。几个龙骑兵师团集中在亚眠和康边,盘算在没有马匹的情形下开到英国去。到英国后他们能骑受骗地的马以前必需照步兵队形举动。他们的首席监察官巴腊格·德·伊利耶将军指挥他们。巴腊格·德·伊利耶下令为他们筹备皮鞋并在他们中间配备许多只学会一种步兵队形的新兵。这样一来,这支部队就不再是骑兵团了。在1806年的战斗中、在耶拿战斗以前,他们都是徒步作战,但在这个战斗以后,他们俘获了普鲁士骑兵的马匹(不过其中有四分之三不能用)。所有这一切情形本质上都对他们有害。不过到了1813年和1814年,龙骑兵师团已能成功地同甲骑兵比赛了,因为龙骑兵对于声援担负部队前卫、后卫及侧卫的轻骑兵乃是必要的。  甲骑兵不大合适于担负前卫及后卫勤务。如果把他们用在那方面,那只是为了使他们习惯于战斗和坚持战役力。把一师龙骑兵(二千人)和一千五百名轻骑兵一道,敏捷调到须要地点,在步兵赶到以前,他们就可以跳下马来维护桥梁、路口及高地。在撤退时候,只要有利益可得,这些军队还有什么利益得不到呢?在一个军队里,骑兵应占步兵的四分之一。骑兵有四种(两种轻骑兵和两种重骑兵):侧面侦查骑兵身高五呎,马躯干长四英尺六;本义的轻骑兵——马躯干长四英尺七至四英尺八;龙骑兵——马躯干长四英尺九;甲骑兵——马躯干长四英尺十或四英尺十一。在这样编组的情形下,一切品种的马都适于作后备马。  侧面侦查骑兵由于马的素质不好,不大可能担当攻击义务,所以必需把他们配属给步兵。如果每师(九千人)规定配属一个骑兵连(三百六十人),那么侧面侦查骑兵就占步兵的二十五分之一。他们被分派担负将军们的传令兵,押运辎重,采办粮秣,弥补班里面的军士,协助宪兵押解俘虏并履行警察勤务。其余的侧面侦查骑兵也够编成几队,用来进行侦查和占据一些有利于先发制敌的主要阵地。当敌部队伍现得杂乱便于追击的时候,当用枪矛可刺穿逃敌或者能俘虏他们的时候,侧面侦查骑兵就跟在步兵后面布成战役队形,在步兵将军的指挥下应用这种有利的机会去攻击敌军。他们的战马矮小,引不起骑兵将军们的兴致。  开战时每个步兵团分出一连侧面侦查骑兵(一百二十人),训练他们加入重骑兵团工作并依照每十名甲骑兵和五名龙骑兵配备一名侧面侦查骑兵的比例进行编制。这样一来,三百六十名甲骑兵就应有三十六名侦查骑兵,而三百六十名龙骑兵就该有七十二名侦查骑兵。他们在将军手下担负传令兵,他们押解俘虏、护送辎重、侦查地形,履行狙击兵的义务并在龙骑兵下马时为他们喂马。  在一个拥有三万六千步兵的军团里将有九千骑兵,即:侧面侦查骑兵二千零七十名(其中有一千四百四十名分属于四个步兵师,四百二十名配属于龙骑兵,二百一十名配属于甲骑兵),猎骑兵或骠骑兵二千七百名,龙骑兵二千一百名,甲骑兵二千一百名。  总计轻骑兵四千八百名,重骑兵四千二百名。

          马穆鲁克和法国骑兵的梗听腻了
          23  收藏